溶组织内阿米巴的病因病理

http://www.69jk.cn 来源:互联网

    阿米巴的致病是虫体和宿主相互作用,并受多种因素影响的复杂过程。溶组织内阿米巴的的侵袭力主要表现在对宿主组织的溶解性破坏作用。过去已证明阿米巴具有多种蛋白水解酶的活性,但一直未能分离成功。70年代初期,实验证明生活的滋养体对宿主细胞的破坏作用具有接触溶解(contact lysis)的特点,对痢疾阿米巴酸性磷酸酶的细胞化学分析,表明其活性物质存在于质膜和食物泡膜之中,因而提出“膜结合酶”(membrane bound enzyme)的论点。另外从痢疾阿米巴活体中提取有水解明胶、酪蛋白、纤维蛋白、血红蛋白等物的酶。实验与电镜观察表明,滋养体不仅能吞噬红细胞,而且还能触杀白细胞。Lushbaugh等(1979)还在阿米巴原虫的可溶性提取物中分离到一种肠毒,具有细胞毒素特性,在阿米巴痢疾发病中也起重作用。   

    阿米巴的虫株问题,近代研究表明,阿米巴的毒力有遗传性,但毒力强度随虫株而异。阿米巴痢疾发病率高的热带地区虫株,由于长期适应组织内寄生,故具有较强的毒力;而寒带、温带地区虫株毒力较弱,带虫者较多。但虫株的毒力并非固定不变,可以通过动物传代而增强,亦可在长期离体培养后而减弱,但若再经动物接种又使毒力提高。毒力的出现双与肠腔内伴随的细菌有着互相关系。曾有人以自身作实验,表明单纯吞食洗干净的无力痢疾阿米巴包囊,只发生带虫状态,随后再吞服患者的肠道细胞就发生了痢疾。这种促成致病的协同作用,很可能因细菌能提供阿米巴增殖与活动的理化条件,例如造成适宜的氧化还原电位和氢离子浓度等,同时细菌还可能削弱宿主的全身或局部抵抗力,甚至直接损害肠粘膜,为阿米巴侵入组织提供可乘之机。   

    宿主的免疫状况对阿米巴能否侵入组织也重要作用,痢疾阿米巴必须突破宿主的防卫屏障,才能侵入组织繁殖,临床和实验资料都表明因营养不良、感染、肠功能紊乱、粘膜损伤等因素使宿主全身或局部免疫功能低下,均有利于阿米巴对组织的侵袭。在低营养标准的人群或实验动物中,阿米巴的发病率和病理指数均显著高于平衡饮食者,且不易为药物控制;伤寒、血吸虫、结核等肠道或全身感染的患者易罹患阿米巴病,得病后也不易治愈。   

    溶组织内阿米巴大滋养体,侵袭肠壁引起阿米巴病,常见的部位在盲肠,其次为直肠、乙状结肠和阑尾,横结肠和降结肠少见,有时可累及大肠全部或一部分回肠。   

    ㈠急性期:肠粘膜细胞破坏,产生糜烂及浅表溃疡。如病变继续进展,病灶变深,累及粘膜下层,则形成典型的口小底大的烧瓶样溃疡,其基底为粘膜层,腔内充满棕黄色坏死物质,内含溶解的细胞碎片、粘液和滋剂体,内容物排出时即产生临床上的痢疾样便。溃疡间的粘膜大多完整,和细菌性痢疾的病变不同。阿米巴继续向粘膜下层进展,因组织较疏松,故原虫顺肠长轴向两侧扩展,使大量组织溶解而形成许多瘘道相通的蜂窝状区域。病灶周围炎性反应甚多,一般仅限于淋巴细胞和少许浆细胞的浸润,如有继发细菌感染则可有大量中性粒细胞浸润。病变部位易出现毛细血管血栓形成、瘀点性出血以及坏死,由于小血管的破坏,故排出物中含红细胞较多。严重病例的病变可深达、甚至穿破浆膜层,但因病变的发展系渐进性,浆膜层易与邻近组织发生粘连,故急性肠穿也机会不多。由于阿米巴溃疡一般较深,易腐蚀血管,可以引起大量肠出血,在病变的愈合过程中组织反应消退,淋巴细胞消失而代以结缔组织。   

    ㈡慢性期:此期的特点为肠粘膜上皮增生,溃疡底部出现肉芽组织,溃疡周围有纤维组织增生。组织破坏与愈合常同时存在,使肠壁增厚,肠腔狭窄。结缔组织偶呈肿瘤样增殖,成为阿米巴瘤,多见于肛门、肛门直甩交接处、横结肠及盲肠。阿米巴瘤有时极大、质硬,难以同大肠癌肿相鉴别。   

    阿米巴滋养体可进入门静脉血流,在肝内形成脓肿,且可以栓子形式流入肺、脑、脾等组织与器官,形式脓肿。


·免责声明:
  本网转载内容均注明出处,转载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真实性。
 

精彩推荐